• 新聞資訊
    告別的年代
    信息來源:www.fenggangj015.cn    發布時間:2021.05.30

    導讀:與枯燥沉悶壓抑的氛圍相比,從十年浩劫中蘇醒,從混沌迷茫中回歸人性,迎來百花齊放的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堪比諸子百家的先秦與大師輩出的珉國,雖然短暫如曇花一現,但留給人們美好的記憶和永遠的懷念。

    因為短暫,所以今天的人們每每念及,無不唏噓慨嘆。





    1979年,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鄧小平應時任美國總統卡特的邀請,到美國進行了九天的正式訪問。訪美期間,74歲高齡的鄧小平參加了80多場活動。當時,美國多家媒體將鄧小平訪美形容為“刮起了鄧旋風”。

    1979年1月29日晚,華盛頓肯尼迪藝術中心,鄧小平出席卡特總統為他特別準備的歡迎晚會。鄧小平向2000多名觀眾揮手致意

    1979年1月29日晚,華盛頓肯尼迪藝術中心,鄧小平在歡迎晚會演出結束后上臺親吻美國國家兒童合唱團的小演員

    從此,中國步入80年代!
     
    八十年代,是一個煙火與詩情迸發的年代,是一個開放包容,充滿情懷的年代,一個思想自由百花爭艷的年代。
     
    如果用三個詞來形容八十年代,必記本以為這三個詞可能比較合適:年輕---真誠---單純。
     
    八十年代的激情、浪漫、理想主義,成為知識分子及普眾心中的烏托邦。
     
    明天會更好  (六十位歌手大合唱)
    華語群星 - 明天會更好


    八十年代,猶如朱自清先生在三十年代寫下的《春》:
     
    盼望著,盼望著,東風來了,春天的腳步近了。
     
    一切都像剛睡醒的樣子,欣欣然張開了眼。山朗潤起來了,水漲起來了,太陽的臉紅起來了。
     
    春天像剛落地的娃娃,從頭到腳都是新的,它生長著。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著,走著。

    春光美
    張德蘭 - 青春火焰
    80年代
    青鳥飛魚 - WOW窩哦


    那時的生活是慢的,人們的要求是簡單的,笑容是真實的,愛情是美好的。
     
    那是一個許下諾言就會銘記一生的年代,那是我們永遠都回不去的歲月深處。
     
    從前慢
    劉胡軼 - 第二季中國好歌曲十大金曲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是以文化精英作為主要驅動力的年代,在那個時代文化精英作為受過高等教育、眼界比較開闊的一批人,一方面將很多國外的哲學思想、文化思潮、文學寫作方式引領進來,另一方面也是從中國漫長歷史中尋找可以與外國抗衡的寫作資源、尋找自己文化歷史的再敘述。所以毫無疑問八十年代是文化界起到領頭羊的作用,文化精英則是文化界中的領頭羊。

     
    八十年代,對于文學創作而言是不可復制的美好時代,在開放包容的大潮中,涌現了一大批作家、詩人和學者。
     
    那是一個有真正文學的時代。
     
    八十年代的文學顯示了眼花繚亂的風格。盡管如此,許多批評家還是共同認為,啟蒙主題是八十年代文學的切入點。無論是朦朧詩、“傷痕文學”還是再現改革開放帶來的種種戲劇性情節,包含了打破傳統的神話與解放思想的沖擊?!拔拿髋c愚昧的沖突”成為八十年代文學的一個眾所周知的概括。有趣的是,八十年代文學想象的主體包含了多種性質迥異的理論資源。盡管這些理論資源譜系各異,甚至彼此沖突,但是八十年代文學一律照單全收,無疑是長期封閉形成的文化饑渴強烈所致。
     
    從傷痕文學、反思文學到改革文學,涌現了王蒙、張賢亮、路遙、劉心武、賈平凹、張承志、諶容、叢維熙、余華、蘇童、方方、陸文夫、韓少功、馮驥才、儲福金、王安憶、張抗抗、史鐵生,等等一大批著名作家,既有反思過去,思索當下,還有展望未來,可謂朗朗星空,星斗燦爛,熠熠生輝,令人驚嘆。


    80年代
    陳斐 - 80年代

    八十年代,那是一個有充滿感性情懷和理性批判的詩歌年代。
     
    在萬物復蘇大地回春之際,面對充滿希望的明天,那些沉寂的詩人開始思考人生和憧憬理想。
     
    詩人的夢都在八十年代,關于理想,關于愛情,還有讀詩的時候,身邊嫵媚的眼神。在九十年代物質化沒有到來之前,一壺燒酒可以結識一輩子的朋友。
     
    北島的冷峻《回答》: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窗?,在鍍金的天空中,飄滿了死者彎曲的倒影。
     
    舒婷的豐富細膩和清純明凈《致橡樹》: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緊握在地下,葉,相觸在云里。
     
    顧城的矛盾和希望《一代人》:黑暗給了我黑色的眼睛,但我卻采用他尋找光明。
     
    芒克的純粹真實《天空》:太陽升起來,天空血淋淋的,猶如一塊盾牌。日子像囚徒一樣被放逐,沒有人來問我,沒有人寬恕我。
     
    海子的浪漫和靈性《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喂馬、劈柴,周游世界;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八十年代的歌
    趙雷 - 無法長大


    隨著物質化時代的到來,詩人們的理想國被世俗橫流淹沒。
     
    北島在《波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