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資訊
    瘋子孫宏斌(下)
    信息來源:www.fenggangj015.cn    發布時間:2019.12.05

    01


    融綠大戰時,宋衛平曾說:“宏斌啊,中國歷史兩大盛世唐宗宋祖時代,李世民在玄武門之變中殺了他的大哥李建成,才做了皇帝;據說趙光義殺了他的大哥趙匡胤,才登基?!?/span>


    大哥都是用來殺的?


    孫宏斌有些不以為然,說道:“無論如何,與綠城合作,我融創始終是受益者?!?/span>


    忘卻舊愛的良方,便是另覓新歡。


    綠城的故事眼瞅著已經結束,金牌獵手孫宏斌又嗅到了新獵物——佳兆業。


    這個深圳“舊城改造之王”在此時卷入了一樁腐敗大案,引發了債務危機,但佳兆業手中依舊握有大量土地,孫宏斌快如閃電,瞬間出手,迅速拿下49.25%的股權,畢竟人不能在同一個地方摔兩次狗吃屎,有了綠城的前車之鑒,孫宏斌這次沒付全款,只給了24億預付款。


    事實證明,孫宏斌雖然學到了點東西,但運氣著實差了點意思,再次成為當初宋衛平口中「被殺」的那個。


    人算不如天算。


    年后,佳兆業老大郭英成竟成功從腐敗案中脫了身,一脫身,郭英成便有了想法,抱怨融創收購價太低,決意反悔,一副要么你走要么拼個魚死網破的決絕之意。



    孫宏斌只好放棄。


    20多億的“救命錢”拿給佳兆業用了大半年,就收回了點利息。


    即便如此,他還是決定忍了。


    孫宏斌從來只相信自我奮斗,不相信命運。


    他繼續不死心地看上了賣火腿腸的“大地主”雨潤,結果還是一無所獲。


    不過,塞翁司馬焉知非福。


    面對綠城和佳兆業雙殺的回馬槍,孫宏斌有了很多驚喜。


    我一向認為「虛驚一場」和「驚喜 」都是人世間美好的詞語。


    在敗走綠城和佳兆業之后,孫宏斌不報復不抱怨,甚至還些以德報怨的舉動,如此胸襟,為他贏得了“厚道”的口碑,一些項目竟然主動上門「 求包養」。


    而且吃虧多了,孫宏斌漸漸摸清了一套并購的功夫,很快就自成一派,江湖人送外號:并購之王。


    關于并購這件事,我一直都有兩個觀點:


    第一: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更沒有無緣無故的接盤。


    第二:這個世界上,賭徒和賭徒才會有共同語言,瘋子和瘋子才能成為好朋友,打交道的雙方,若是脾氣、秉性不投,買賣多半是做不成的。


    孫宏斌的并購之路越走越遠,但卻在路上將他的并購之術越來越簡化,后形成了并購三板斧:一要互相信任,二要能看透公司,三要有整合能力。


    那一年,融創完成一連串「求包養」式并購。


    這些企業都有一個共同點:


    它們都是一副大廈將傾的模樣,像極了當年的順馳,但手中握著大片土地,出于各種各樣的原因,急需現金流。
    融創用很少的投入就能撬動成倍的收益,短短兩年不到的時候,孫宏斌通過并購就獲得高達2800多億的土地,駭人聽聞的占融創土地貨值的64%。
    那一年是2016年,融創中國超越綠城,在房企排行榜上高居第七位,銷售額高達1500億。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孫宏斌此人似乎永遠不會滿足。


    02
    上文已經說過了,孫宏斌行事的核心宗旨之一是: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有可能觸摸到更高的蒼穹!
    孫宏斌一邊對外笑得跟彌勒佛似的表示,大家放心,咱融創再也不會搶地了;一邊像只壁虎似的趴在墻角暗暗等待機會。
    在2017年的某個夏夜,孫宏斌跟十五年前一樣。
    再次拿起粉筆,在小黑板第三次寫下了四個名字:楊國強,王石,王健林,宋衛平。
    楊國強同樣是首輪出局,原因還是那個原因,無它,雙方一個是「三四線之王」,一個專攻大城市的「地王收集愛好者」,壓根就尿不到一個壺里。
    而王石,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中神通」王石了。
    他在面對野蠻人的入侵之后黯然退場。
    當孫宏斌得到消息的時候,心中并沒有松一口氣。
    相反,他的心頭跟壓了一塊大石一樣,沉甸甸的,畢竟,畢竟當初的他能從一個籍籍無名之輩到聲名鵲起,再到名動四方,有三四分是不遺余力的懟王石懟萬科來的。
    這么多年,他也一直想向王石證明,俺老孫一定可以在這片地產江湖中稱王!
    更何況,江湖上突然少了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是件悲涼悲壯悲哀的事兒。
    比如武俠小說中沒有葉孤城,獨剩西門吹雪,比如奇幻故事《愛麗絲夢游仙境》中的白皇后和紅皇后,甚至宮廷劇里《鐵齒銅牙紀曉嵐》中的紀曉嵐和和珅,想當初王石拋棄了素湯面選擇紅燒肉的事件刷屏過后,有記者問自己,關于企業家招惹女明星你怎么看?
    他毫不避諱回答:真正做事的男人肯定一心一意拼搏事業。
    孫宏斌很喜歡《射雕英雄傳》里的黃藥師,用黃藥師的話來講:
    “這些物事用以怡情遣性固然極好,玩物喪志卻是不可,徽宗道君皇帝的花鳥人物畫得何等精妙,他卻把一座錦繡江山拱手送給了金人?!?/span>
    孫宏斌的思緒東游西蕩,想的全是這些年與王石斗來斗去的點點滴滴,到后,孫宏斌神色黯然。
    窗外月光如銀鉤,落滿枯葉的公路上有只看不清黑白的貓掂著腳尖跑了過去。
    他嘆了口氣,指尖在屏幕停留了三秒鐘之后,在微博上發了一句話:我其實挺心疼王石的!
    王石退位后,與他斗了將近15年的孫宏斌,與新萬科再無瓜葛。
    當初寫在小黑板上的四個名字,到如今,也就只剩下一個名字了。
    那是多年前,在孫宏斌心中被列入SSS級禁區之人,是跟政府博弈還能次次踩著七寸起舞的主。
    是的,金牌獵手孫宏斌后一次選擇的巨人就是:王健林!
    03
    孫宏斌此人夠狠,當年大學畢時,他為了心愛的姑娘,騎自行車七天七夜去大連見準丈母娘,雖然后被拒絕了,但這絕非尋常人的手筆,他善于等待時機,且有殺伐果斷的梟雄氣質,一旦時機一到,先不論結果與對錯,二話不說,立刻就是終極大招砸下去。
    無論是之前的綠城,佳兆業,還是聯想樂視,還是萬達,都是一樣。
    這一年的夏天特別炎熱,但王健林一顆心像墜入深淵一般,冷得出奇,這一天的王健林站在院子中,數著院子水池中的荷花,但他壓根感受不到一丁點”接天連日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美妙。
    “96朵?!?/span>
    原來今年的荷花只開了96朵,比去年還少了一朵。
    他忽然想喝酒,但掏出手機翻來翻去,以往的高朋滿座現在卻門可羅雀,也不曉得能打給誰。
    王健林此刻很孤單,是的,古龍說過,一個人想喝酒但無人來喝的時候,連呼吸都是孤單的。
    王健林此刻很寂寞,是的,古龍還說過,一個人在數荷花的時候,連手都是寂寞的。
    好在,這狗娘養的孤單感覺并沒有持續太久。
    很快,就有一人拎著酒壺子,大步流星在夜色中走來,不知道咋地,王健林想起了武俠小說中那種穿著白衣騎著高頭大馬的俠客。

    孫宏斌!
    王健林沒有想到這個大名鼎鼎,好像特別愛干雪中送炭這種事兒的孫瘋子會在此刻到訪。
    但是他立馬想到了,就在大約半年之前,孫瘋子向從來沒有接觸過的賈躍亭的樂視送去了150.41億的救命錢,有人說樂視和融創是一見鐘情的合作,也有人說,這是山西老鄉之間的一次救援,其實,兩人在16年底見了第一次面,談了六個小時,當時,樂視很缺錢,但賈躍亭沒想到的是,對面這個赴約的男人,后卻帶來了一個150億的大禮包。
    王健林更沒想到的是,這一次,這個不約而至的男人,在這個大風起于青萍之末的微妙時刻,給他送來了一個資產包。
    那天兩人吃了一頓不咸不淡的飯喝了不多不少的酒。
    飯局后,老王突然告訴孫宏斌,自己要把十三個萬達文旅項目賣掉,而且,接盤俠鎖定的是萬科、融創和恒大,今天見過你之后,明天就要跟許家印聊了。
    孫宏斌沒有絲毫猶豫,他馬上說,別找許家印了,我全都要。
    周圍的空氣終于快活了起來。
    吃完飯,孫宏斌準備離開,老王再次很突然的說,我還有七十多個酒店,要一起打包賣掉。
    老孫愣了下,還是那四個字:我全都要!
    老王問,接下來怎么推進。
    老孫說,微信談。
    王健林想了想說:不行,馬化騰會知道。
    老孫略一思索,就再次點了點頭。
    于是,中國近年來規模大的,交割復雜,不僅關系到融創、萬達交易雙方,而且要協調各個文旅城項目地政府利益的瘋狂并購,就這樣確定了下來,甚至郁亮還在等中間人確定和老王見面的時間,就被老孫截胡了。
    更有意思的是,當時的萬達在拼命的降杠桿,孫宏斌卻在拼命的加杠桿,一個明哲保身,一個逆流而上,于是就有了極其吊詭,極其有蛇吞鯨意味的一幕:市值僅577億的融創花632億收購萬達項目。
    此時的孫宏斌成熟隱忍了許多,但他心中一直對“第一”這個稱號有種瘋魔般的執念,大方向上想做第一,細枝末節上也要做第一。
    天生的賭徒孫宏斌看好文旅業務前景,看重消費升級,賭的是未來成果,他要做文旅第一,而此時的王健林,大抵已領悟到“萬般將不去,唯有孽相隨”的道理,堅決斷臂求生、走下首富神壇,輕裝上陣但求歲月靜好。
    于是,別人眼中的燙手山芋,變成了一塊唐僧肉。
    于是,狼和狽,就在這一場冷笑話中相遇了。
    2017年7月10日,王健林和孫宏斌穿著白襯衫拍了一張合照,從此,王健林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
    04
    這一年的兩個山西人特有意思,賈躍亭是啥事都沒干,PPT就寫了一千頁,而孫宏斌截然相反,PPT一頁沒寫,事情倒做了一大堆,150億投資樂視,102億收星耀五洲,438億接盤萬達文旅城,95億入股萬達商業……
    相比之前在綠城、佳兆業的收購,今天的孫宏斌簡直脫胎換骨了。
    要是再算上投資鏈家、增持金科、收購華城的那些幾十億的小目標,這一年,孫宏斌已經燒了近千億。
    很多人疑惑,孫宏斌為什么總是執著于買買買買買,生生給自己扣上一頂接盤俠之王的王冠呢?
    其實,老孫是不買不行。
    地產進入到下半場,幾乎所有的地產商都已經定型,萬科只能繼續做三好學生,恒大、碧桂園只能繼續搞傾銷,萬達試圖轉型,后的結果也都看到了,只能繼續專注萬達廣場。
    而孫宏斌只能繼續收購,不管看起來有多么糟糕,這個瘋狂的山西商人都敢接。
    2018年的各大地產商年報發布會,幾家歡喜幾家愁,唯獨融創看起來特別有意思。
    經過2017年的一套瘋狂操作,融創首次殺入了前四,與碧桂園、萬科、恒大并稱為地產行業的「新四大天王」。
    而孫老板作為融創的靈魂舵手,每次出場,都和別的企業家不同。
    孫老板一到場,大家便都看著他笑,有人叫道:“孫宏斌,你這白衣騎士今日又準備出手拯救世界了嗎?”
    他也不惱,說你覺得我傻嗎?我這不叫傻,這叫實在,我基本上是做什么不成什么,不過,沒關系了,白衣騎士也好,并購狂人也罷,總而言之,這個企業和我都是實在的人,大家都喜歡和實在的人打交道。
    此人又故意高聲嚷道:“你融創號稱新四大天王,來年的目標,想來不是三國鼎立,就是二車并駕齊驅,或者干脆一騎絕塵了?”。
    孫宏斌睜大眼睛說:“你怎么這樣說人家……”
    此人接著嚷嚷:“可不是,我前些日子親眼見你買萬達,人家都說你俠之大者,為國接盤?!睂O宏斌便說道:“那是我厚道……況且,我,從來不在乎別人說什么,行業第一什么的……我,也不爭了?!?/span>
    接著,在眾人滿臉的不可置信中,孫宏斌喃喃自語,說的盡是些生僻難懂的話,什么“文旅”什么“投資美好生活”什么“詩與遠方”
    眾人狂翻白眼:
    你孫宏斌當初狂懟萬科郁亮提出的白銀時代,結果呢?一年后就自我啪啪啪啪打臉。
    你孫宏斌當初也告訴大家,說放心,我融創以后都不搶地了?結果呢,還不是跟當年順馳一個鳥樣,搶起地來比誰都兇!
    你孫宏斌當初給樂視送資產包的時候,發布會上笑得跟他鄉遇故知或者找到生命中的真愛一樣,在各種場合也是毫不吝嗇的各種表白PPT之王,結果呢,后來還不是哭著對我們說,樂視真他娘是個爛坑子,賈躍亭也真他娘的真不是人啊。
    你孫宏斌現在又說不想當爭行業第一了?
    這真是誰信誰傻逼。
    大家都笑了起來,會場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05
    果不其然,2019年的樓市江湖,已經在冬天苦苦掙扎良久了,大家都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孫宏斌對外說:“變天了啊,今年融創拿地會非常非常小心,甚至又不拿地了?!?/span>
    但是,截止上半年,在全國房企中,已經有21家房企拿地過百億。
    其中,融創中國2019年拿地已經接近80宗,總金額高達565億,是大部分房企拿地的5到10倍,一轉身就將拿地面積和拿地金額,干到了全國排名第一。
    僅僅武漢一地推出總起始價近200億元的10宗地,其中,有4宗均被融創拿下,總金額152億元,一個人獨占七成。
    還是相同的配方,還是相同的味道,全都是溢價搶地,而溢價率高的一宗為24%。

    說好的小心謹慎呢?說好的不拿地了呢?
    老孫怎么又開始大膽起來了?
    推車賣熱干面的狗哥站在武漢中心融創壹號院門前,遠遠的瞥了一眼售樓部門口的那頭石獅子,說:“又是老萬要活下去的那一套騷操作”!
    跟著他的兒子,聽到活下去三個字,立刻來了精神,說道:“什么活不活下去?房地產大佬們的事兒,咱一初中畢業生不懂,老爹,你考慮考慮下我說的,別賣熱干面,改賣豬肉吧?!?/span>
    “你不尋思著好好讀書,你想干嘛?”
    “踏南天,碎凌霄?!苯孛浴段蚩諅鳌返耐薮鸬?。
    “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滾!”
    狗哥笑罵了一句,推著車走向了回家的路,狗哥抬起頭,發現頭頂的太陽,像是一只巨大的金色蜘蛛,浩瀚繁密的金色脈絡,鋪天蓋地的敲打著蒼穹和大地……


    他忽然就做了決定:明天掏出積蓄,收購豬肉去。


    于是,為了活下去,十八線的孫家村的收購之王狗哥的故事,開始了……


    ps:故事是這么個故事,不過是以小說形式來表現,但是文章字數太多,就分了上下兩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