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資訊
    瘋子孫宏斌
    信息來源:www.fenggangj015.cn    發布時間:2019.12.05

    這世間有兩種人容易成功,一種是天才,一種是瘋子。

        

    而孫宏斌,似乎兩者兼具。

        

    從農村考入清華,25歲加入聯想,2年被破格提拔為企業部負責人后,風風火火的帶領團隊創下2400萬營業額,一時之間,孫宏斌鮮衣怒馬,風光無兩。 

        

    在業績全線飄紅的同時,孫宏斌順勢收割了一波人心。


        

    據說,老大柳傳志來會議室開會,一屋子人騰的站起來,齊齊轉頭望著孫宏斌,非得這家伙輕輕的轉動手中的鋼筆,微微一笑,點了頭,眾人才一起坐下。


    這要擱在古代朝廷之上,只怕要被皇帝老兒當場給拿下拖出去斬了。

        

    柳傳志如鯁在喉,心中震撼與危機并存,后來終于忍不住與這桀驁不馴的家伙攤牌。


    這段對話,用丁小樓自己的語言,大概意思就是: “宏斌吶,咱們都是那種有大本事之人,你性子野,人又虎,我駕馭不了你,我們也不能這么暗流涌動互相猜忌下去,否則就是親者痛仇者快,要不這樣,咱好合好散,聯想的分公司你隨便挑一個,你自己去單干,分公司賺的銀子,哪怕是車載斗量,全都歸你,我柳某人分文不??!”

        

    年僅27歲的孫宏斌卻擺了擺手,拒絕了:“不必了,柳總!”

        

    這場攤牌不歡而散,柳傳志走了。

        

    他實在是開心不起來,因為孫宏斌這小子太得人心了,就好似頭頂懸著一把無形的達爾摩斯之劍,隨時都有可能當頭劈下。


    這從后來孫宏斌因挪用公款鋃鐺入獄后,下屬竟然想著各種奇謀設法營救就瞧出端倪,當時,孫宏斌的那批下屬甚至連劫獄的打算都有了,孫宏斌勸服了他們。

        

    因為他覺得,劫獄一時爽,但是誰要因為老孫有啥三長兩短,就太不值當了。


    不就是坐牢么,又不是非得跟牢死磕非要把他坐穿,就當打游戲換了個副本唄,五年后,俺老孫又是一條英雄好漢!

     



    別人在牢獄中是度日如年,但孫宏斌卻是度年如日,在監獄中也沒閑著,獄中的一串牛鬼蛇神都被孫宏斌給降服,恨不得當場磕頭認老大了。


    出獄后,孫宏斌有意對獄中歲月輕描淡寫。

        

    后來孫宏斌的媳婦兒忍不住了,問他有什么打算,孫宏斌沒答,只是低著頭,沉默,煙一根接一根的抽。

        

    媳婦兒哭了說:“你忘了受的苦嗎?”

        

    孫宏斌輕聲說道:“這件事兒,如果我想不開,我出來以后拎著刀子要把柳傳志怎么樣了,傳出去,還不讓人猛戳脊梁骨,江湖也沒我的立足之地了,更嚴重的是,這輩子那真就是狗肉上不了正席,不行,我得把這件事化解?!?/span>

       

    他主動找到了柳傳志,誠懇道:“柳總,當年的我太嫩了,許多事情想得太簡單,出了這些事,我不怨天不怨地不怨人,只怨我自己?!?/span>

        

    柳傳志問:“六十年眾生龍馬,才能修一座龍佛菩薩,這世間人,搏命般的往上爬,無非是求一樣東西,有的人求名,有的人求利,而你,求的是什么呢?” 


    孫宏斌輕描淡寫的吐出兩個字:“兄弟?!?/span>


    柳傳志繼續問:“兄弟與我只能選一個,或者兄弟與聯想帝國只能選一個,你選什么?”

        

    “兄弟?!睂O宏斌還是這兩個字,語氣和語速沒有一絲變化。


    “兄弟……有那么大的魅力嗎?”柳傳志有些不甘的追問道。


    “大口吃肉大口吃酒,我可以帶兄弟賺很多很多錢,也可以為兄弟做牛做馬,稍不如意,還可向兄弟拍桌子瞪眼,瞪完眼后又勾肩搭背為禍蒼生,人生至此,當浮一大白?!?/span>

        

    柳傳志若有所思,良久問道:“哈哈哈……錢,錢,錢從哪里來?”

        

    孫宏斌沉默,柳傳志卻笑了起來,笑著笑著突然眼睛就紅了,他跌坐在辦公桌前,跟瞬間蒼老數十歲似的,從笑到哭,再由哭轉笑,他終究是打心眼里中意這年輕人的,親手將牢飯端給了他,柳傳志心頭始終有一種濃得化不開的愧疚。


    后,他顫顫巍巍的拉開辦公桌的抽屜,那是50萬的資金。


    柳傳志道:“宏斌吶,這世間的成功之道很多,其中容易的一條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雖然一把老骨頭了,但是在某些時刻,這肩膀還是足夠讓你站一站的,只是別踩得太重?!?/span>

            

    孫宏斌看著窗外那灑落雪地上的月亮,心情有些復雜,醞釀了許久,他才說:“今后,無論是沉是浮,是起是落,我不會涉足IT界?!?/span>

        

    一老一小相視一笑,一笑泯恩仇。




    二、


    孫宏斌懷揣著這50萬從北京來到天津,在幽靜的天津五大道,辦起了一家小小的房地產銷售代理公司,并給公司起名叫順馳。 

        

    有本叫做《天路》的書,是寫落馬貪腐高官的。


    其中一個原型是王雪冰,里面寫道,當他進入華爾街時,外人看遍地是資本群狼,但是他就是感覺得心應手,勝似閑庭信步,這就是天生的獵手對獵場的感覺。


    優秀的獵手,無一例外都有一個相同的特質,狠!


    而孫宏斌就是獵手之中的佼佼者,他更狠。 

        

    如同天津這一片看不見的土地下,埋著無數同行的尸骨,還葬了他孫宏斌的野心,當孫宏斌帶著順馳全面攻陷天津之后,他就開始琢磨著逐鹿中原了。

        

    這個時候,擺在桌面上的問題就是:如何才能讓順馳的名號,在中原地區一炮而紅呢?


    后來,孫宏斌想到了前東家柳傳志,終于勾起嘴角笑了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懟天懟地懟空氣啊。 

        

    孫宏斌將當時叱咤風云的那一撥人的名字,仔仔細細的寫在紙上,又拿起筆一個一個的劃掉。


    到后紙上只剩下四個名字。


    楊國強首先被PASS,無它,唯土爾,還有三個名字,分別是王石,宋衛平,王健林……

        

    略一思索,孫宏斌就劃掉了王健林。


    這是一只狡猾的狐貍,空手套這門功夫已修至大圓滿境界,到時候吃不到狐貍還惹一身騷就得不償失了。


    又想了一會,宋衛平就出局了。


    原因很簡單,這士大夫只是對品質有著癡漢般的迷戀,其余都走低調路線,著實沒啥爆點和炒作點。 

        

    王石!

        

    孫宏斌這個瘋子,竟然將槍頭對準的了王石,雖然這是把沒裝子彈的土充。

      

    王石若擱《射雕英雄傳》里,在當時那絕對是五絕級別的頂尖高手。


    而且還不是東邪西毒,武功和地位活脫脫一個中神通王重陽,名副其實的天下第一,但性子有幾分黃藥師的快意恩仇,拿來當靶子打爆點,絕對是再合適不過了。

        

    干。

        

    自此,孫宏斌在死磕王石的路上一去不復返。

        

    《英雄本色》里頭周潤發有句臺詞,套在孫宏斌身上,可以這么說:“我等了三年,就想等一個機會!我要爭一口氣,不是要證明我了不起,我是要告訴柳傳志,我可以成為地產界的王!”


    皇天不負有心人,孫宏斌翹首期盼等的這個機會,終于來了!





    2003年7月中城房網論壇上,孫宏斌去了,同場的除了各大新聞媒體,還有地產行業各方執牛耳者,起先還你儂我儂一片歌舞升平。


    孫宏斌也在人群中東拉西扯胡扯了一段。


    然后,他突然慢悠悠的站了起來,輕描淡寫道:“一個城市,應該能支撐一個50億元到80億元銷售額的地產公司,順馳今年銷售額要達到40億元,我們的中長期戰略,是要做天下第一!”

        

    他微微頓了一頓,側過臉,笑看坐在一旁不動聲色的王石,悠悠地說:“也就是要超過在座諸位,包括你,王總!”

        

    王石說:“年輕人有夢想是好事,不過蛇吞鯨這種事,始終只存在于童話故事里,我萬科縱橫江湖數十載,像你這樣的后生,死在我們手上的多如過江之鯽,還有作為前輩,我提醒你一句,地不是你那么拿的,得注意控制風險?!?/span>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指不定今天就轉到了我孫宏斌這里?!?/span>

        

    孫宏斌這摸老虎額頭踩獅子尾巴,壯士斷腕般的瘋子行徑,讓記者們興奮不已,


    江湖要是少了這樣的八卦,豈不是要淡出鳥來?


    此后,媒體也有助紂為虐嫌疑的幫孫宏斌煽風點火,一時間“萬科不是我們的對手”,“我們大的敵人是我們自己”之類的孫氏霸氣語錄,塵囂直上,頻登主流財經報紙版面。

        

    當然,孫宏斌不是只會放嘴炮的銀樣臘槍頭。 

        

    在一邊不遺余力的懟王石和萬科的同時,一邊瘋狂的拿地,那段時間哪里有土地拍賣會,哪里就有孫宏斌牛皮糖似的身影。



    2003年9月,石家莊009號地塊拍賣,當時河北的龍頭老大開發商卓達集團老總親自坐鎮,信心滿滿的報價4.25億。


    忽然,一個順馳的小馬仔站了出來,拋出5.97億的驚天手筆,過江龍悍然擊潰地頭蛇。


    讓卓達老總憋出內傷的是,報價經歷161輪的瘋狂角逐,現場電話此起彼伏,但是那個喊出將近6億的順馳“馬仔”,從始至終卻連個請示電話都沒打……

        

    這一年間,順馳耗資百億,狂掃千萬平米土地,成為地產界的“大黑馬”。


    而孫宏斌以一種絕對瘋狂的大手筆震懾群雄。


    只要有土地拍賣,地產商一看到孫宏斌來了,頭就大了,恨不得跳腳罵娘,但在有錢就是爺的資本市場,也只能低頭,但始終有一朵疑云賭在眾人心頭:那瘋子哪來的這么多錢?

        

    對此,五蓋子蓋十個碗的孫宏斌只是一笑了之。


    他的言外之意是:“你管我哪來的錢?老孫自有辦法?!?nbsp;


    一個人將地產江湖攪成一鍋粥不說,孫宏斌這瘋子竟然虎口奪食。


    2004年1月,蘇州工業園地塊拍賣,這本是王石的愛,規劃都做了一年多,后卻被半路殺出個順馳,以27.2億橫刀奪愛。


    事后,遠在南極探險的王石給孫宏斌打電話,商量能不能合作開發。


    孫宏斌一口拒絕,王石畢竟是王石,無論眼光還是大局觀在當世絕對首屈一指,他站出來說道:“規模不要追求太大,資金鏈不要緊繃、不留余地,否則市場一有風吹草動就會受影響,你們順馳就算天天加班到天亮都沒用……”

        

    “小孫即將為盲目擴張造就的奇跡,付出代價!”

        

    一針見血。

        

    終,如王石所言,順馳攤子鋪得太大,資金鏈斷裂,在宏觀調控下,終于撐不下去。


    2007年1月,順馳被以12.8億元的白菜價賣給路勁基建。


    各大地產商心頭繃著的那根弦,終于松了,那可惡的攪局者終于倒下了。


    眾人以為孫宏斌會惱羞成怒,迫不及待想看這瘋子氣急敗壞的樣子。


    但是,在簽約儀式上,孫宏斌沒有如人想象般的那樣滿臉烏云密布,反而笑容如春風拂面,對路勁基建主席單偉豹說:“恭喜你,豹哥,你買了個便宜貨”。

        

    幾個月后,樓市瘋漲,順馳曾經的燙手山芋——土地,轉眼間價值連城…… 

        

    瘋子孫宏斌成了反面教材,故事被載入各類文章,作為大敗局的典型來警醒世人。


    但面對失敗,孫宏斌刻意表現得淡定,他說:“我沒有敗給王石,我只是輸給了時間而已?!?/span>

        

    在這期間,一直冷眼旁觀的前東家柳傳志始終不明白,孫宏斌為什么那么急,以至于敗得那么慘?


    其實,當時他提出千億目標時,心中要超越的已非萬科,正是聯想!


    但那時的孫宏斌畢竟年輕,步子一大真的扯到蛋了,一夜之間,孫宏斌似乎又回到了原點,就像他愛唱的崔健的《一無所有》一樣……

        

    只是,這世上有種人,不管他深陷何等絕境,都將不同凡響,只要時機一到,必定赫然崛起,直攪得天地翻覆。



    時間的齒輪靜悄悄的轉到了2008年。


    12月,開發商們在漫長的地產冬季中幾乎凍僵,卻被北京海淀西北旺地塊20.1億的成交價驚醒。


    “熊市地王”橫空出世!


    大家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定睛一看,竟是融創。


    此刻,想起當年那些事的眾人,身形不由自主的抖了三抖:臥槽,那個搶地的“孫瘋子”,他,他他,又回來了!


    然而,更震驚的事情還在后頭,8000的地王,被孫宏斌在開盤就喊出了:“4萬元/平方米!”

        

    這么貴跟搶劫搶錢有何區別,哪個傻子會買?


    然而,這世間啥都缺就是不缺那種人傻錢多速來的金主,這大名鼎鼎的西山一號院,成為2011年、2012年北京熱銷樓盤! 

    孫宏斌經過順馳的慘敗,還是收了性子的。


    從大開大合一往無前的硬斗,轉為了陰謀陽謀與武力齊飛的組合拳,開始了如草蛇伏線連綿千里的布局,他的野心如兵蟻般蠶食市場,他的傲慢仍在高處,但他已經知道了循序漸進。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有可能觸摸到更高的蒼穹!

        

    孫宏斌深諧此道,他拿起粉筆。


    跟十年前一樣,在小黑板再次寫下了四個名字:楊國強,王石,王健林,宋衛平。 


    楊國強同樣是首輪出局,再然后,他劃掉的是王石和王健林。


    無它,孫宏斌經過十年飲冰,熱血已經涼了幾分,再不是那初生牛犢不怕虎,僅靠熱血打天下的愣頭青了。


    他學會了掂量斤兩。


    萬科這個龐然大物目前的融創悍不動。


    至于后者,他還是不敢碰,這是個在他心中獵為SSS級別禁區的人,王健林那可是跟政府博弈還能次次踩著七寸的主,太狡猾了,跟他玩,只怕真的還沒發力就被倒打一耙。

        

    于是,金牌獵手孫宏斌這次的選擇的巨人就是:宋衛平。

    2011年11月,連空氣中都彌漫著綠城破產的氣息,為定軍心,宋衛平撰寫千字文回應辟謠。


    大意就是:“如今綠城確處寒冬,但吾熱切的盼望著春的來臨,吾相信此不久矣?!?/span>


    發文后,宋衛平坐在辦公室看《戰國策》和《資治通鑒》。


    很快,秘書捧著文件夾走進來說:“宋總,孫宏斌昨天在無錫的香樟園買了套房子,而且就在剛剛他發了微博表示支持咱們,并且真誠的贊美了宋總?!?/span>

        

    “說了什么?”宋衛平問。

        

    “孫宏斌說綠城如同一本《資治通鑒》,值得細細品味,而宋總如俞伯牙,品味高,做人也厚道?!?/span>

        

    宋衛平聞言,將手中的《資治通鑒》合上,起身拿出抽屜里剛剛有人送來的武夷山大紅袍,看著茶色在復古風格的銅綠杯上蔓延開來,望著窗外沒有說話。


    女秘書繼續說道:“孫宏斌還說了,雖然他對綠城的支持只是些無關痛癢的公道話,但真的喜歡宋總,原因是你倆是同道中人,一來都是那種充滿血性的性情中人,每次喝酒都是來者不拒一口悶,都是一副不將自己撂倒不罷休的勢頭,二來都有濃郁的理想主義情懷,為理想寧可頭破血流,三來都懷著現代已經愈少的英雄浪漫主義,雖然這種浪漫代價很大、很消魂、很刻骨銘心,但綠城肯定會度過這次難關,至那時,我們都會從容淡定堅強幸福?!?/span>

        

    宋衛平動容,他真的想到了俞伯牙,不僅想到了俞伯牙,還捎帶想到了鐘子期,這可不就是山高水流覓知音么?

       

    恰此時,孫宏斌打來一個電話,通過秘書轉到了宋衛平。


    他說:“宋總,我是宏斌吶,這些天一直忙,剛從拉斯維加斯回來,還跑到北京和退役的圍棋前國手妖刀馬曉春對弈了幾局,這段時間我讀《資治通鑒》有個問題一直不理解,司馬炎何德何能被司馬光稱為不世之賢君?就因為守三年之喪嗎?我還有很多此之類的問題,能否約個時間,向宋總討教一番?” 

        

    宋衛平欣然點頭。

       

    后來的那場飯局,大概是宋衛平綠城危機出現以后,吃的為暢快的飯局了。


    兩人從資治通鑒開始,麻將,圍棋,禮樂、歷數、天文、地理聊得不亦樂乎,酒更是二話不說就是來干來干……


    這頓飯局過后,融創和綠城甚至合作舉辦了年會,合唱的是《真心英雄》。


    大家惺惺相惜高山流水覓知音。


    孫宏斌也得到了實質性的回報,融創僅僅花5100萬就拿到了香樟園51%的控股權,不到半年,融創又收購了綠城旗下上海、蘇州、無錫、常州及天津5座城市9個項目的50%股權……

        

    這可真是患難見真情情義兩相知啊。 

        

    于是,在2014年5月宋衛平宣布由孫宏斌接手綠城時,人們毫不意外。


    雖然這是次作價50億、轉讓綠城24.3%股權的巨額交易,但人們感受更多的是投桃報李之情:當年你孫宏斌白衣騎士解困厄,如今我宋衛平解甲歸田托綠城。發布會上,宋衛平更深情表示:“天下本一家,有德者掌之?!? 

        

    孫宏斌欣喜不已,掏了50億,將融創那支彪悍的狼性隊伍拉進了綠城,綠城的銷售額短時間內暴漲了三倍。


    但是,不看《資治通鑒》改看《杠桿原理》的宋衛平,拿了錢卻遲遲未見行動,這倒不是宋衛平早早設了套子讓孫宏斌鉆。


    武俠小說中,《風云》里有劍癡斷浪,《射雕英雄傳》里有武癡老頑童周伯通,而在樓市江湖中,宋衛平就是房癡,其人對品質有種近乎癡漢般的迷戀。

        

    矛盾在于孫宏斌的團隊,素來以快打旋風聞名,孫宏斌是這樣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span>

        

    “兄弟們,給我將這塊地往死里干,不求品質,但求三快,快速銷售、閃電回款、火速開工!”

        

    “什么,設計招標要三個月?你泡個婆娘才用三天,不行!給設計院打電話,立刻去拿現成圖紙,地里至今除了土,就是草?黃花菜都涼了好嗎?”


    “趕緊!上午蓋售樓處下午開賣!房子施工要一年?一年?一年后人碧桂園都的盤都開兩個了!這絕對成!告訴施工隊三個月必須完工……”

        

    “快,快,快,干完這一票,大家分錢!”

    進入綠城之后,孫宏斌帶領的團隊依舊不忘初心,閃電戰打得飛起。


    速度引起質量的裂變,業主的投訴,如雪花飛到了宋大夫的辦公桌前,宋衛平擔心自己樓市江湖中的iPhone,地產界喬布斯的名頭受損,有些遲疑了,苦思良久。


    終,宋衛平反悔了,而中交集團接手了這筆股權,融創只拿回了本息。


    孫宏斌當初以白馬騎士之風度姿態,救綠城于大廈將頃。


    誰知道到頭來,竟然被一腳給踢到了九霄云外,這相當有卸磨殺驢意思,人們都在暗中猜測,那好斗的孫宏斌將會復仇,會想方設法拿回屬于自己的一切,他嘔不下這口氣。

        

    但孫宏斌之所以是孫宏斌,就因為這人的思想永遠不跟常人一個頻道。


    他沒有抱怨,只是在毀約那天凌晨,躺在星空下的草地上,給宋衛平發了短信:年輕時我爭強好勝,年紀大了,不會再去做雙輸的事,與綠城合作,融創始終是受益者。 

        

    隨即他又補了七個字:你是永遠的大哥。